素燃

疯狂爬墙头

翻车的话以后都不补啦,等完结了会出合集


【原耽】子债父还(十五)ABO

微博被渣浪和谐了嘤

新号:素燃QAQ

下一章小黑屋play√
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在定下结婚这个决定前早做好了心理准备,即便难以割舍却仍旧坚决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并不太在意沈秋寒十八岁之前暗中对他做的那些小动作,只把那些如履薄冰的试探当成孩子因缺乏安全感而生的亲近。


        男人也曾在清晨被嘴唇传来的肿痛惊醒过,但是男孩正值血气方刚的青春期,怎样的行为都可被理解为是一时热血上头产生的偏差。


        等到沈秋寒经历成人的最后一个步骤,品尝过那软糯甜蜜的Omega滋味后,定会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,谴责自己失了方向的欲望,安分退回到儿子的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 然而他没想到这孩子竟偏执到这种程度。
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的确在那场荒谬激烈的性/爱中获得快/感,狠狠击碎了他维持多年的矜持和禁欲,被迫拉入欢愉的黑色漩涡,甘于伏于他人身下沦陷沉溺。


        假如没有那层养父子关系,他或许能把沈秋寒当成一个新鲜的玩伴,给自己寡淡平静的生活带来些不一样的滋味。


        可他不能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沈水烟亲手带大的儿子值得拥有最优秀的Omega,而非同一个比他大十多岁的男性Beta纠缠不清。


        他不能让他毁在自己手里。


        和方楠的婚姻只是一个将沈秋寒从自己身边推开的途径,他不爱那个Beta,但她完美符合了他对另一半的期望,温柔贤淑,是经营家庭的最佳人选。


        该清醒了吧,那个看似乖巧内心住着野兽的孩子,何必在自己身上做无用功,乖乖去过适合他的人生吧。


        可那个放出野兽的孩子却出乎了他的预料,带着孤注一掷的勇气再一次挡在了道路前方,用笨拙的方式再一次占满他的视线。
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在下班途中被轻易下了药,再次醒来便是在一张柔软大床上。


        双手均被手铐缚住,可挣扎范围很小,仅够活动小臂,眼睛也被布蒙上不可视物。根据身上的触感,他发觉自己衣物也被换成了柔软的家居服。


        胃里传来饿过头的灼烧感,男人不适地蜷了下身体,门就在这时被打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听到青年惊喜的声音:“爸爸终于醒了呀!你最近肯定没好好休息吧,睡了这么久。”少年的语气带了些埋怨的意味。
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的声音和三年前略有差别,听起来更为沉稳柔软,夹杂着宠溺的包容,仿佛无论爱人做了什么坏事都能原谅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沈秋寒……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。”男人说着冰冷的话语气却不带任何感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 青年叹了口气,将一个托盘放在床头,自己跟着上了床。


         他侧过身抱紧了男人,头埋在沈水烟颈窝,用力吸了一口,享受男人身上熟悉而安心的气息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都不想我么?我好难过”沈秋寒没抬头,只收紧了胳膊,发出闷闷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 青年软乎乎的头发挠在男人脖子上,略微有些痒意,沈水烟向另一边偏了偏头。“这是哪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是我在学校边上买的房子。我一直在赚钱,做设计,做投资,想着让你住上更好的房子,但是爸爸这三年好像一点都不关心我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什么时候放我走?”沈水烟声音还是淡淡的,完全不想接青年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上的大学在全国都能排得上号,但地理位置着实不佳,接近郊区人烟稀少,周围还围了几座山。可以说被困在这种地方几乎找不到可以求助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 颈边的人沉默了片刻,而后直起身,轻轻摘去男人的眼罩,将手掌在他眼上遮了几秒才放开。入眼是雪白的天花板和简约却温馨的室内装饰,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动了心思精心装修的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房间都是我自己设计的,全部按照爸爸的喜好来。”沈秋寒眉眼弯弯,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转身,“爸爸肯定很饿了吧,我给你煮了点粥喝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小心扶起男人上身,青年将粥一口口吹凉了喂给男人。粥煮得很适口,香滑软糯,切了碎碎的菜叶和肉末进去,清淡又鲜美,很合沈水烟的胃口,没几下便喝完了粥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你看,我可以把你照顾得很好,你能不能不走了呀?”


        见男人填饱了肚子,沈秋寒放下碗,双手撑在男人身体两侧,歪着头看他。


 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,这几年下来沈秋寒出落得越发俊秀,和从前比添了些Alpha独具的傲然睥睨。他刻意敛去眼中蚀骨的思念与贪婪,留给养父的是熟悉的干净无辜的眼神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唔……”话还未说出口便被亲吻封缄,像是害怕男人说出推拒的话语一样以最热情的方式装聋作哑,带着火的唇舌就焦躁地顶进男人口中,像是要吃掉那些他不愿听到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在心爱的人面前,刚完成蜕变的小野兽能倚仗的,只有那一腔孤勇而已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
【原耽】子债父还ABO(十四)


        迈过十八岁这道坎后,时间就从漫长变成飞快,从漫长到煎熬变成飞快得什么都抓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 从前的一天多长啊,晨光微曦至残阳似血,排上满满当当的课程,一张张雪花片样的试卷纷纷扬扬。
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还能抽出些时间想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,在老师讲题间隙的熟稔地绘出个简单人像,那抹勾着的笑在自己心上划出痕迹,一遍一遍,一遍一遍,最终成为横亘于心脏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 鲜活,陈旧。

        再心甘情愿戴上“乖孩子”的面具,敛下眼中寂寂撩动的火焰,同自己亲爱的养父过着宁静安逸的同居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 呆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时光这般漫长,漫长到只是缩在他怀里睡一晚,就做完了所有和他共度一生的梦。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顺利考上省内最好的重本,离家不远不近,思念便也被抑制地恰到好处。艺术设计系课业虽繁重,对于基础良好且学习能力异于常人的Alpha来说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他便用大量时间来画画,画风景,画建筑,画他的养父,将他前十几年的感触悉数记下。留给旁人的就是个不善言辞的形象,是那些个春心萌动的Omega眼中孤独却动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 即便低调又沉默寡言,俊秀的外表总是能第一时间引起他人关注。他的五官虽姣好深刻却缺少攻击性,那双桃花眼更是诱人接近的祸因,凝视的时候简直要将人溺毙。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身上没有那种大部分Alpha都有的恃才傲物,待人礼貌谦虚,如沈水烟从小教导他的那样,面对夸赞和钦慕的声音不卑不亢,公平且真诚地对待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简单说就是Omega心中最佳配偶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 自然也有胆大的Omega甚至Beta上前试探,然而被那双漂亮眼睛用为难的眼光注视时,他们也只能红着脸打消念头,磕磕绊绊地连句抱歉都说不出口,而后继续幸福又辛苦地望着少年的背影,期待着下一次的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的至交林启哲去了隔壁省的一所重本,升入大学后仍旧用微信保持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这个朋友从高中开始便对沈秋寒的情感状况很感兴趣,一直不懂这样优秀的Alpha怎么可能没对象,问得次数多了林启哲也明白了,多半是心里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『今年暑假也不回去么?』

       『他不会想见我的。』

       『我真是服了,那你就不想他吗?』

       『……』

        说到这话题便进行不下去了,林启哲总能恰好戳中他的痛点,针一样刺在心脏上,轻易戳破看上去饱满充实的外表,露出空荡冷清的内里。

        升上大三后学业便轻松许多,相对应的接了不少实习项目,因他对艺术的敏感程度和谦逊的性格,得到了比常人更多的机会,甚至举办了个人画展。

        时光呀,再走得快一点吧,让我尽快拥有爱一个人的能力,尽快成长到足够抓住他的程度,再用力攥紧了,哪怕把他勒死在怀里,一口一口吃下去也不放手。

        升入大四的那个盛夏,沈水烟的姐姐照例来学校找他。父子关系破裂后,一直是这个做姑姑来看望他,给他带些衣物和日用品。

        沈霜岚和她弟弟一样长了张显小的无害脸,只是线条更为柔和。她化着素净的淡妆,见了沈秋寒就是一阵絮叨,一会儿说他怎么又瘦了,一会儿又说要和同学好好相处,下次带个女朋友回来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 “欸你都长那么大了,我记得我第一次在水烟那里见到你的时候你才到我这儿。”她比了比自己腰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爸他最近还好么?”少年语气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   沈水烟不愿意联系自己,他所有的消息全是从沈霜岚那听来的。尽管试着压制了,沈秋寒在和姑姑对话时还是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兴奋和慎重。因为他便是通过这些信息来想象养父的生活,并且依靠它们渡过似乎寻不到岸的苦海。

        沈霜岚似乎不清楚这对父子间陡生的隔阂嫌隙,还常感叹怎么小学老师工作这么忙,都没空来看看自己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好哇,不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喜事?”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眼皮一跳,说的话听上去是费了很大功夫才吐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吧,你爸下月结婚你忘啦?”

       

【原耽】子债父还(十三)ABO

过渡章
练一下心理描写

        依旧日复一日繁冗的线条练习,素来耐心充足的人似是进入燥郁期,普通的一张线稿,进度却停滞不前。

        少年时不时盯着窗上破了一角的贴纸发呆,抑或无意识摩挲契合掌心的铅笔。

        画室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空荡又安静,橙红夕阳光辉穿过窗棂,映上光滑紧实的一截小臂。

        他在等什么呢。或者说,在害怕什么呢。

        等着回家,也害怕回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 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,这个时候回去,等着他的也就是个毫无人气的客厅和冰箱里冒着凉气的新鲜饭菜,空气都是冻结的,那些无处不在的灰尘也变得令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反而希望那晚之后男人能狠狠骂自己一顿,被打得鼻青脸肿也好,收拾了他的东西指着房门叫他滚出去也好,他都能接受。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,他也不奢求得到体谅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养了你十年,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分化成了Alpha,就什么都敢做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,我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行了,我会供你读完大学的,之后你该去哪去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沈秋寒杀死了心里的另一个自己。这便是全世界最微小的杀人事件。*

        攒动的心头火熄灭了,热烈情欲也褪去,留下的是轻描淡写的判决,那柄一动不动悬着的刀终是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个人就这样,带着一身斑驳吻痕,勉力坐起来,薄唇殷红,云淡风轻地和自己划清了界限,那语气就和他平时说今晚吃什么一样平淡,立下的决定好像也未经过什么艰难思考的过程,轻轻松松便把少年从他的安全领域清扫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 放学之后,再不会有温暖的灯光,和煦的问候以及表面上的父慈子孝。

        就像个借住者,被主人以礼貌疏离的待遇招待,保持着基本的接触,那点可怜的联系就这样摇摇欲坠,只等到少年成长到一个他觉得足够成熟的程度,再亲手斩断。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到底低估了自己的执念,他能忍受男人气急败坏的训斥,能接受肉体上的惩罚,可他根本受不了被当成一个陌生人,越推越远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不明白那些压抑了这么多年的渴望一念之间怎么就压不住了,他也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影响早就超过他可控的范围,一个眼神一个举动,他便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    想到今后或许与沈水烟再无交集,再也看不到他,再也无法抱入怀中,再也没有缱绻缠绵的亲吻,少年就像是被人剖开胸腔,黑暗阴冷的阴影一口一口蚕食他的心脏,细碎却要把人逼疯的钝痛。

        只能强逼自己把注意力转移至准备眼下的高考和绘画上。看不见尽头的题海中,跳跃着鲜艳明快的画纸上,埋着少年沉重到叫人透不过气的压抑和痛楚。

        不要命了一样练习,做题,画画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最后考上一个厉害的大学,他会不会稍微开心一点呢,能不能再用以前那种眼神看自己一眼呢?一眼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 他把一切见不得人的想法与渴求压入心底,掩上层层荆棘,暗无天日。

        人总是这样贪婪,占有了日思夜想的人,还盼望他会爱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哪有那样好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别做梦了。
       


*原句:在遇见你的那一刻,我杀死了心里的另一个自己。这便是全世界最微小的杀人事件。——《花与爱丽丝》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果然一不码肉我就变得短小

【原耽】子债父还(十一) ABO(h慎)

这一章也是肉
感觉自己要被榨干了
食用愉快~
链接放评论√

【原耽】子债父还ABO(十)h慎

上正肉!!!
车大概开三章
食用愉快!
链接放评论√

【贺红】怪化喵(h)

用阿先新设定开辆车
恶魔x猫妖
OOC预警!!!
食用愉快!!!
链接放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