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燃

疯狂爬墙头

[杰佣]自甘奉献的羔羊

还是换个号发吧
虽然并不会玩佣兵,但是这对真是太好吃了啊哭哭,偷偷摸一个小甜饼。
不想玩游戏了,只想看你们谈恋爱√

        最后一个密码机发出的解码声似乎就在耳边,周围的乌鸦围成一圈,在墙头停留了许久,它们不时的叫声呼应着废墟深处那座教堂的钟声,竟是有些诡异的庄重感。
        佣兵蹲在几个掩体之间,浑身的血液似乎停止流动,他尽量放缓了呼吸以缓解刚才剧烈跑动的紧张感,可不远处的脚步仍伴着胜券在握的自信向他靠近。
        佣兵呼出一口从骨髓升上来的寒气,这种时候他反而是求生者中最为冷静的一个。仅仅思考了半秒便做好了决定,悄无声息地向快要破解完密码机的队友们传达了一条情报“艾米丽小姐,请带着艾玛小姐和弗雷迪先生先走。”
        几秒的工夫那低沉的哼歌声与他仅有两墙之隔,他能从余光暼见那支精致细长的玫瑰手杖。奈布戴上兜帽遮住自己苍白的脸色,捂着被抓伤的胳膊又开始了跑动。
        此处多隔断的地形还算有利于和监管者周旋,希望……能为艾玛小姐他们多争取一些时间。
        “咔”,最后一个密码机被破译时清脆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是大门开启时长长的警示声。
        可与此同时,那沉着的追捕者却突然转了目标,不紧不慢朝着佣兵的队友们追去。
        奈布茫然地立在原地,这次杰克的反应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。刚才也是这样,在与那一身玫瑰红的开膛手对峙时不慎被尖利的指刃划伤,可杰克并未追击受伤的自己,眼睁睁看着自己从眼皮下跑走。另外,不知是不是因为佣兵过于敏锐的意识,他总觉得那张可怖面具下的神情有些遗憾。
        他曾在一次追逐中偶然见过面具下的脸,微卷的黑发衬着一张与杀手气质并不相符的清俊面庞,只有那双散发着血腥气的红瞳中闪着发现猎物时兴奋的光芒。
        眼看杰克离队友们越来越近,佣兵咬着下唇,像是要去求证什么似的追了上去,直接揪住了监管者玫瑰色的披风下摆。
        这小坏蛋,又想玩什么,还是钢铁冲刺么?杰克心情很好地转过身,入眼是少年紧闭的眼睛和因紧张颤抖的长睫。隔着薄薄一层面具,杰克却能感受到少年落在唇角温凉的吻。
        乌鸦跟着教堂的钟声唱起颂歌,在这庄园中仅剩的两二人身边盘旋着翻飞。心跳声在耳边隆隆作响,少年踮着脚,小心拽着监管者的酒红色领带,如同被哄骗着主动落入猎人陷阱的羔羊,散发着天真的诱人香气,战栗着的躯体又显露出他所抱着的英勇信念。
        向来从容优雅的监管者在此刻竟是僵硬了片刻,而后勾起嘴角。只见他绅士一般脱下危险的指刃,一手搂上佣兵绷紧的纤细腰身。
        “逃不掉了”这是佣兵脑海中仅剩的理智告诉他的。
        摘下碍事的面具,杰克低头注视这个主动送到他怀里来的小家伙。佣兵的帽子在跑动中掉落,露出他栗色的发丝与尚未褪去青涩的脸蛋。在团队中向来最可靠沉稳的人却意外的有一张可爱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轻托起少年的下巴:“啊呀,看我抓到谁了呢,我亲爱的奈布先生?”接着不容怀中的人迟疑,追着少年的唇就缠了上去,在怀中人的惊愕中探入舌尖。
        是意料之中美好的滋味啊。杰克先生愉悦地想着,充分展现了他与绅士身份并不相符的高超技术,像是要把佣兵的身体和灵魂整个侵蚀殆尽。
        奈布一阵神驰目眩,却在意识飞出身体时将眼前人的眉眼牢牢印进脑海,监管者的神色是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的温柔专注。在这般攻略下,未经人事的年轻佣兵直接丢盔卸甲,完全失去防备。
        把佣兵先生亲到站都站不稳之后,杰克熟练地抱起他的小羊羔,再次哼起不知名的歌往一个方向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奈布回了回神,低着头红着脸愤然挣扎起来“你要干什么!”
        “去教堂,你说还能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(9)

热度(1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