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燃

疯狂爬墙头

【原耽】子债父还(ABO)

最近没什么想写的cp,试着开个原耽,肉多,前三章清水√  

年下养父子预警!!!AB向

(一)

        他在深秋遇到了那个孩子,穿着破旧但明显面料考究的长外套,浑身脏兮兮可那双眼睛却亮得惊人。固执地蜷缩在巷子背风的一个角落,抬起头望着那棵从墙后往外长出来的大梧桐树。

        深黄发枯的叶子慢悠悠降落,似乎能听见它们落地的脆响。沈水烟看着这画面竟是有种莫名的和谐感。

        就像是,为秋天而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是个刚毕业开始工作的小学老师,大概也是职业的缘故,他格外见不得这种被抛弃的孩子。在他心里,所有孩子都应被教导被疼爱,他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为父母的抛弃自己的骨肉。

        身为一个普通的男性Beta,在这个社会上就是工蜂一样的存在,兢兢业业完成他的工作,娶一个温柔善良的Beta姑娘,安稳过好这一生。可就在这一刻,他平稳的人生轨迹忽得偏转了一个角度。

        俯下身接触到那孩子纯澈的目光,望进那仍带着防备的眼底,沈水烟尽可能让自己的嗓音听起来温柔些:

        “你愿意跟我回家么?”

        小孩盯着男人弯起的眼睛,浑身的冰冷被一点一点敲碎。这个男人的笑容太具迷惑性也太过于温暖。为了防止被灼伤,他低下头呢喃: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小孩被抱进浴缸里,迷茫地盯着眼前正为他洗头的儒雅男人,似乎还未弄明白状况,小手紧紧抓着浴缸边缘显出他的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爸妈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小孩抿紧嘴唇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寒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只记得这个字了么,那我给你取一个?”沈水烟停下手中揉搓的动作开始思考,“跟我姓沈吧……嗯,秋天捡到的你,那叫沈秋寒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 见小孩还是懵懂的样子,沈水烟笑了:“没事儿,慢慢来吧,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之后沈水烟又问出这小孩已8岁了,这倒让他有些吃惊,抱起来这么轻,让他以为这孩子才五六岁呢。这令沈水烟心疼起来,用宽大柔软的浴巾把沈秋寒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洗去脏污之后的小孩竟漂亮得令人惊艳。浑身白白嫩嫩的,除去有些瘦弱外纯净得像个天使。头发乖顺贴在前额,那双浅褐色的眼眸略显疑惑地注视眼前的好心人。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小心翼翼地给小孩穿上睡衣吹干头发,将他抱到客房的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今晚你就睡这啦~”男人摸了摸小孩柔顺的头发笑道,“小寒乖。”

       他正要走出去时,衣角却被牵住了,露出一小截白净瘦削的腰身,收紧了延入睡裤。

        小孩忽的收回手低下头,声音糯糯的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立刻心软了,转身摸摸小孩的脸颊:“害怕了吗?那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 随后他关灯摘下眼镜,把沈秋寒抱进怀里“做个好梦吧,晚安小寒。”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嗅着男人身上清淡的沐浴露香气,绷紧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,他揪着沈水烟胸前那一块布料,缓缓闭眼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算是,又有了一个家吧。

        五岁便父母双亡的他,已经快忘了“家”是什么概念了。他与流浪猫狗为伍,以餐厅的残羹剩饭果腹。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,光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 长睫微颤,他竟从和这个男人的相遇中,第一次体验到“命运”。

(二)
        街边种着高大的悬铃木,小孩一手紧紧牵着芝兰玉树的男人,一手拎着蛋糕盒,目光分寸不离身边人。

       这对父子走在街上定是夺人眼球的,那青年仅着最简单的衬衫牛仔裤,可身形却修长挺拔,却并不给人以瘦弱感,整个人被如玉的气质衬得叫人挪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 那男孩长相更是精致。小孩子的五官仍未长开,但仅看那双桃花眼便知他日后定是个美人。近日被男人喂胖了些,脸颊恢复了小孩应有的肉感与红润光泽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寒今晚想吃什么?”男人漫不经心问着,扬起的嘴角昭示着他心情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做的我都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 无怪乎沈水烟的好心情,他最近确实过得充实,这个捡来的孩子十分合他心意,乖巧水灵,并不像同龄孩子那般爱哭爱闹。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在沈秋寒到来不久便为他办好了手续,把他送进了自己教书的小学。他每天工作结束后就顺便接孩子放学,一路上买些菜和零食逛回他们两个小小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 他领养了一个孩子的事也和他外地的父母商量过了,父母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。在如今的社会体系中,Beta的生育率确实不高,养个小孩也不算什么坏事。想到今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,他幸福地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偏过头看着他白白软软的小男孩,又听话又漂亮,以后一定会分化成一个优秀的Omega或者Beta吧。

        许是怕男人也丢下他,沈秋寒在家里自觉得过分。他每天乖乖完成家庭作业,喝掉养父准备的牛奶按时睡觉,早上即便困也不赖床,乖乖地顶着一头乱毛穿衣服叠被子起床。

        学校里他话不多但成绩一向优异,老师也都格外喜欢这个听话腼腆的孩子。只是他除了学习外看什么都是淡淡的,和同学也不常打闹,仅仅保持着普通的交往,只有在快放学的时候,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才能看出些许期待来。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每次给他买玩具或者衣服时,他总会露出欢呼雀跃的表情,但也不像那些同样被宠着的孩子一般娇纵,他会小心翼翼地把衣服和玩具摆放保存好,然后很有礼貌地说:“谢谢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只是有一点,沈水烟感觉沈秋寒有点太粘他了,不光是每天晚上非要自己陪着他睡,平时在家里一看不自己他片刻便会坐不住,非要跑出房间确认自己还在。

        每天放学后,沈秋寒也是最先冲出校门的几个孩子之一。有时拖堂下课晚了,沈秋寒都会显得惶恐不安,个头小小的挤在人群中寻找养父,然后在看到他时眼睛发亮地扑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知道这是他被抛弃后缺乏安全感的表现,他会很耐心地在沈秋寒做噩梦时轻拍他的后背,一遍一遍地说“爸爸在这里”,“别怕”,“乖孩子”。会在他扑进自己怀里时接住他然后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 慢慢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 兴许是为了弥补沈秋寒丢失的童年,沈水烟决定在没有工作的周末带他出去玩。博物馆、游乐场、湿地公园,小孩怕生但对外界有着充沛的好奇心,在玩耍后会以画笔记录下自己眼中的绚烂世界。

       沈水烟观察到那画上鲜明的色块与跳跃的线条,露出惊喜的表情,那双眼睛如桃花潭般潋滟:
        “小寒喜欢画画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喜欢!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莞尔。

        但还是最喜欢爸爸啦。
(三)

        “哟哟哟秋寒,看外边又有妹子来找你了,去看看漂不漂亮?”少年耳畔飘来戏谑的话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无聊。”沈秋寒专注于面前的人像,那双白净有力的手倚在画板上,不带迟疑地落笔,寥寥几笔勾出大致轮廓,丝毫不准备将目光分给窗外立着等待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升上初三,应付中考之余仍有精力在课后去画室练习。当初那个白软团子已长成了白齿青眉的漂亮少年,身量未足却能初见日后风采,那精致眉目长开了些,却含着化不去的霜寒。

        “欸别这样嘛,上次那学妹那么漂亮你都看不上眼,我说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?天天跟棺材板似的看以后哪个Alpha敢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说着不着四六话语的人,也算是沈秋寒半个好友,名叫林启哲。是他们班出了名的纨绔,眉眼里的骄矜让别人一看就肯定他是哪家的小少爷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两位都是学校里公认眉目如画的少年,被众多少男少女倾慕。许是因为长得太漂亮了些,他们基本被认定今后第二性别会分化成Omega。

        虽说多数人都在十六岁产生第二性别分化,但分化方向其实在那之前就能在人身上看到端倪。为此沈水烟还多次担忧沈秋寒会不会在学校受欺负。

        想到这,沈秋寒竟情不自禁弯起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嘿你瞪我干嘛,你对外面那个真没兴趣?我看着这身材还行啊,那我可下手啦?”

        巧的是当初他们成为朋友也是因为林启哲看上了个姑娘,可那妹子对他没兴趣,就喜欢沈秋寒那种禁欲系高岭之花的气场。被拒绝之后难过地到处求安慰,倒被林启哲趁虚而入了。那之后他就对他们校草多了份感激之情,虽然没多久就分了,但也单方面把他认作了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 见天色将晚,沈秋寒便收拾好东西出了画室,几句话解决了门口红着脸的清秀女孩后加快脚步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“欸你等等我!每次都走这么快,你家是藏着什么美人啊这么着急。”林启哲安抚了那妹子两句赶忙追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 少年愣怔了一下竟没否认,脚步稍稍慢下来等林启哲赶上来,然后在他凑上来之时展开一个如沐春风的微笑:“你还记得明天要测初二下的单词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我回来了。”少年的语气透着愉悦。若是让学校里的人听见了定会惊讶于他的乖巧。

        听到厨房里的声响,沈秋寒在沙发上放下书包,被厨房里的人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养父正站在灶台前,提着锅铲翻动锅中的菜。下班后的男人换上了简单的家居服,戴着围裙,少了几分书卷气,却多了些今人安心的烟火味。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上身本穿了件柔软的T恤,却被围裙勒出细细的腰身来,那腰臀间的线条使沈秋寒眼神深了深。

        宽松的短裤下伸出两段莹润如玉的小腿,形状流畅优美,覆着薄却紧实的肌肉,一直延伸到下方精巧脚踝处。
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的脚踝生得比一般男人要秀气些,能看出他不常干粗活,那处的皮肤光滑细腻,薄薄地裹着骨架,两根筋脉从小腿末端清晰干练地收进脚跟。线条漂亮得令人想托在掌心把玩,一边享受着手中传来的颤抖,一边舔舐两侧突出的骨节,啃咬那层嫩肉。

       沈水烟端着最后那盘菜出来,并未注意到养子透着绯色的耳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快去洗手,吃饭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香浓的番茄炖牛腩,肉香被恰到好处地激发出来,正新鲜的炒芦笋火候正好,泛着翠绿光泽,还有碗清爽的冬瓜排骨汤。沈水烟养了孩子这些年,厨艺是越发精进了,每天变着法儿要让正长身体的少年吃得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 饭桌上沈水烟看着成长得越发合他心意的儿子,觉得人生圆满了一半,思绪飘远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年级组新来了个名叫方楠的英语老师,没有令人惊艳的美貌却大方清秀,性格活泼可爱,第一天来就和组里的老师相处得不错,最重要的是他是被方楠第一个主动打招呼的老师,而且听说还是个单身Beta,这让他那颗孤单跳动了快三十年的心脏出现了不一样的频率。

        眼神回到自家儿子身上,他斟酌了一下试探道:

        “小寒啊,你想要个妈妈么?”
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像是被什么蛰了一下似的停下动作。他放下筷子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情绪外泄: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怎么突然想到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随便问问的你别放心上啊,我是怕你觉得自己没有妈妈所以会难过嘛。”男人的语气未出现波折,听起来只像是随意一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会。”沈秋寒闭了闭眼,将心底那股焦虑强行压下去,面对往日喜爱的菜肴只觉得胃口尽失,“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说罢他反常地没有理睬男人的询问,径直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他只是,有种不美妙的预感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同时害怕自己在养父面前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已经有什么东西,不一样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