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燃

疯狂爬墙头

【原耽】子债父还ABO(五)

现在发情还有点早,这篇文的肉走慢热向
我总觉得一点点慢慢吃比较有意思

今天先亲亲吧

年下养父子预警!!!

       “沈老师今天下课这么早啊?”
        刚回到办公室的年轻女老师笑盈盈地看向沈水烟。
        他被方楠毫不掩饰的目光打量得有些不自在,出于礼貌回应“嗯正打算去食堂,方老师一块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正要和你说呢,我今天便当做得多了些,不介意的话一起吃么?”
        沈水烟不得不承认,方楠是那种越看越漂亮的姑娘,而笑起来更是动人,右边脸蛋上酒窝微陷,像盛了蜜一样甜美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就不客气啦,过两天请你吃饭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 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听到这儿纷纷露出了然的表情,相互打着眼色。
        沈老师在行知小学任教也有六七年了,眼看着年纪越来越大,可给他介绍对象却总是油盐不进,一边微笑一边推脱说不急不急。如今总算遇着一个合适的了,两人看着也确实般配,老师们放下心来。
        下班后沈水烟去买了只土鸡打算给男孩儿补补,正抽条的年纪,男孩儿好像每天都在窜高,本就不太健壮的身体现在甚至有些单薄,手腕细得能轻易用拇指和食指圈住。
        何况沈秋寒又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,一边准备着中考一边还要兼顾课外班,脸上天天都能见着疲色,做父亲的难免心疼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至于自己的问题……根据沈秋寒昨晚的反应他没准备再同少年讨论,不过自己也是该考虑找个伴侣了。孩子毕竟也大了,自己迟早会离开他。每每想到这儿,总是会唏嘘感叹。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这一天过得心神不宁,他总是不敢相信自己做的那个梦,幻想自己的养父让他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。但他无法否认,从沈水烟收养自己到现在,追随的那个背影,一直都是他,他目光所停留之处,也一直都是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还需要,求证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晚饭时父子间的气氛似乎恢复了正常,平时的问候寒暄一点不少,沈秋寒也是一副乖孩子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临睡前,沈秋寒假面无表情地把一整杯牛奶倒在床上,被子床单枕头无一幸免。他把这些通通扔进洗衣机,然后小心翼翼地敲养父的房门: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我把床单弄湿了,今晚能不能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进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男人摘了眼睛,垂着眼,睫毛在皮肤上打了块淡淡的阴影,他正坐在床上看书,那张清秀的脸被暖黄色灯光笼着,整个人温柔得令人心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过来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男人招了招手,把被窝让出一半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早点睡,明天还要上课。”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浅浅笑了下,嘴角勾成月牙,眼底跃动着不明的火焰。
        他轻盈地爬上养父的床,像只猫一样优雅地爬到男人身边,笑颜精致惑人得令沈水烟晃了眼。少年纤长的身体蹭动床单,锁骨上覆的阴影晦暗不明,只隐约能注意到那些利落骨感的线条。
        男人喉结微动,在下一秒挪开视线,伸手关掉床头灯,在心里狠狠唾弃了一下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“睡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晚安。”
        卧室陷入寂静,交错的清浅呼吸声几不可闻,月光从半掩着的窗帘下投到床上相拥的二人身上。而其中本应熟睡的那人却倏得睁开眼,缓缓将目光移到身上横着的那条胳膊上,打量许久。
        原本二人确实老老实实睡着,可三月底的天气仍未完全回温,又没冷到开暖空调的程度。在身体放松下来后,仍能感到冷意。
        察觉到裹紧被子也无用,沈水烟的身体下意识循着热源挪过去,随后将手脚都搭上去将人牢牢搂在怀里。
        少年人天生火气旺盛,即便在冬天,沈秋寒手脚也是暖的。而他养父却因年轻时忙于工作没养好身子,很容易手脚冰凉。
       沈秋寒在人怀里小心调整着呼吸怕被发现,口鼻间却盈满了柠檬味沐浴露的浅淡香气。额头被男人的下巴顶着,腰间被手臂箍着,连双腿也被另一双修长的腿夹住动弹不得,整个就是一个充满保护欲的怀抱。
        像小时候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在这样一个怀抱里,即便下一秒山洪爆发雨水倒灌天崩地裂也没什么好怕的。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的眼睛适应了黑夜,借着不甚明亮的月光看到了养父解了两颗扣子的领口,以及下方一片细滑的皮肤。
        要是再亮一点,定能看到那块皮肤被自己的吐息熏成粉色。
        啊,真是太可惜了。
        确定了男人不会醒的过来之后,沈秋寒揣着一颗跳动频率过快的心一点一点抬头,鼻尖蹭过男人没什么肉的下巴,在视线触及嘴唇时停下。
        再靠近一公分,然后——
        啾!
        无与伦比的快乐在触到唇瓣时迸裂,心跳快得超速,柔软又富有弹性,令人忍不住想叼住厮磨。沈秋寒难以言喻他此时的飘飘然,可理智使他只轻啄了一下便退开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想得寸进尺,虽然沈水烟对他的举动无任何反应,呼吸依旧安稳绵长。不知是否所有初尝情爱滋味的人都会这样躁动不安,尝到了一点甜头就想吞下整块糖果。
        心头被猫爪抓挠得瘙痒难忍,两人相贴的皮肤助长起少年眼底的火苗,勾起他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念头。
        沈秋寒突然想起觉得口腔异常干渴,舌尖恼人地在口腔中蠢动,那在月光下带着莹润光泽的唇却占据着他全部视野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探出蛇信,在那美味的花瓣上舔了一口,如同食肉动物于进食前,确认食物是否可入口,而用那仍染着鲜血的舌头,收起可一下咬断猎物脖颈的獠牙,暂时宣告这猎物的主权。
        味蕾尝到的,是比啄吻清晰百倍的柔软与甜美,恰到好处止住了他口中干渴,又在浑身烧起另一把火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,即使那唇瓣上沾着的是毒液,他也会毫不犹豫舔上去。
        如此诱人,摄人心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69)